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创业动态

复星同浩资本刘琦开:行走在创业圈的投资人,复星同浩资本

2017-08-03 00:00:00  校园生活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接近下午两点左右的时候,匆匆赶到了在广州举行的一个创业大赛的现场。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里,他将以的身份成为这场创业大赛的评委。

刘琦开其实有点疲惫。在一个小时前,他才结束完一场媒体专访。而在这天的凌晨一点,他才结束在美国波士顿和硅谷的访谈之旅,抵达了广州白云机场。倒时差加上劳碌奔波,他患上了感冒,但直到半个小时前,他才有时间吞下几片药片。

但他保持了专注力。专心听完第一支团队的介绍演示,他第一个拿起了话筒。

台上是创业者,台下是投资人。在台上的创业者其实很紧张,他们怕自己的项目吸引不了投资人的注意,创业的心血付之东流。刘琦开比任何人都懂这些创业者的心理。因为换在十二年前,这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也同样拿着自己的创业策划书叩开了的大门,第一次为自己的创业项目筹备资金。

多年后,刘琦开回忆起当年创业的经历时,还是会想起汇丰的经理见到自己的惊讶的神情,对方完全不敢相信这个青涩的男生就是他的客户。励志的是,刘琦开最终成功了。由于担心对方会中止对话,刘琦开立马就开始了项目介绍,他语速很快,不给对方任何插嘴的机会。这样持续了大概二十分钟,原本要一个小时左右的内容讲完了。也许是被刘琦开的勇气所感动,但更多可能是因为项目书的完整和严密性,经理最终答应为刘琦开融资。

2004年,刘琦开以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的身份,融资到了1000万元,创立了泰科股份有限公司,开启了创业之路。之后,刘琦开碾转作战,在创业的路上走了将近十年,才一步步成为了投资人。

作为复星同浩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在接受网易财经的专访的时候,刘琦开说,对他影响最大的,反而应该是过去失败的经历。

但他不提过去具体经历了什么,一切都轻描淡写。他说,创业是很苦的,但作为一个创业者,应当痛并快乐着。

问及他成为投资人和创业的时候有什么变化,刘琦开反过来强调,投资人和创业者,应该是“哥们一样的”关系,对方的角色应当是能够互换的。

以下是网易财经对刘琦开的专访——

Q:您过去是创业者,转型为投资人后在思路上有什么转变?

A:这是一个我和其它投资人不同的地方,但我也觉得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创业人转型为了投资人,尤其是成为个人投资人。我原来创业的时候,把公司顺利交接之后,就成为了个人投资人。做个人投资人的时候比较随性嘛,感觉对方蛮好的就两百万、三百万地去投,所以整个帮助创业者的体系就不够。从个人投资人转型为机构投资人,肯定是要全方位地去协助创业者和企业成长,当然我们也有一整套的评估创业团队和项目的东西。包括风险控制的能力,投资的逻辑等等。但本质上,创过业的人更能够换位思考。我常常假设自己是这个创业者,然后想自己会怎么办,有时候甚至会把自己融到这个创业环境中,好像是我自己在做一样。我认为,自己跟创业者是一个伙伴关系,甚至说是第二合伙人。我的思路就是这样。我觉得,这样跟创业者的沟通会更融洽一点。

Q:怎么和创业者建立这种“伙伴关系”?

A:我尽量把自己化成一个普通人。跟对方相处像平时和朋友相处一样,很随性地吃饭聊天,聊聊家常,说一些污的话啊等等。我们会像哥们一样去探讨项目。假如你是一个创业者,你能够说服我加入你的团队是最好不过的。这样我们才能够站在同一个视角去看待创业项目。但往往只是想这样,不一定能做到。毕竟你已经是一个机构的投资人,你会时刻地告诉自己,还有一些东西是需要独立去了解的。

Q:您说跟创业者要像哥们一样,这是不是意味着你更倾向于从熟人中发现好的投资项目?

A:这一点其实非常重要,能够投资熟悉的人和投资的事是最好的。如果这样就相对能够去预测这个人和这个事情的轨迹。预测是所有风险投资里面的一个风控的标准。如果跟我的预测有偏差了,我就会去了解为什么有偏差,是好的偏差还是不好的偏差,如果是好的当然好,如果是不好的偏差就要去调整。所以,通过身边的朋友去找项目,是非常好的。

Q:经常这样去找吗?

A:经常这样,但是不能只是这样。这种方式特别适合小型的投资机构,尤其是个人投资人。但作为我们机构本身的话,我们需要更包容,要有各种寻找投资项目的通道才行。作为一个投资机构的投资人,首先应该做到迅速跟创业者打成一片。最好这些投资人是我们熟悉的,如果不熟悉就在尽量短的时间内熟悉。在短时间内做到“你化成我,我化成你”。为什么很多中小投资机构决策比较快呢,因为它化成创业者的时间比较快,可能谈两三天就谈成了事情。大型的机构还要从各个方面去考虑事情。

Q:你们最近举办一些创业大赛来挖掘投资项目,事实上这种创业大赛的模式在目前也相对普遍了。这种方式为复星发现好的投资项目有多大帮助?

A:其实对投资而言,早期投资是属于半个公益事业。因为早期的项目风险很大,成功率也相对低,但也许某些企业它现在不成功,它以后会成功。其次,我们投资的价值在于,我们是创新型企业,我们对创新的价值有很强烈的意识。也许这些创业公司今天不能给我们带来财务上的回报,但是它的精神、技术、团队,都能给我们发展带来促进作用。再者,如果这个项目刚好跟复星的产业布局契合,我们就能从我们原有的产业链出发给予它产业上的支持。这是我们一个更深层次的考虑,不是急功近利的一个事情。

Q:你提到早期投资是半个公益,但你们毕竟是一个投资机构,如何控制其中的风险?

A:风险控制是风险投资核心的一部分,但是如果过多考虑风险的问题就会很难在创新领域布局投资,所以早期风险投资在风险控制这方面就不像二级市场或者PE那样严,我们更多考虑可能成功的一些因素。假如我们遇到一个在技术上有创新的项目,这个时候怎么去做风险评估?第一个,看技术的可行性,创新性,还有行业的领先性,我们要验证它在这几个方面是否有价值,但说到技术到产品落地,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个风险我们是没有办法去控制的。第二个是去考虑人,风险控制的核心就是投对的人嘛,投具备持续创新能力的人。所以,对于人的一个考核,是我们风险控制的一个方面,但这往往也是非常难的。所以这就是刚才为什么说早期风险投资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半个公益的原因。

Q:你们有没有具体的关于风投这方面的决策机制?

A:可能你们对风险投资还不够了解,早期风险投(本文来自:www.dao44.com 校园 生活网:复星同浩资本刘琦开:行走在创业圈的投资人)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有独立的风控体系的,没有这么量化。关键在于什么呢?比如说你投资了一个创新的企业,你就要和企业的人,技术,市场,行业随时保持一致,经常沟通,如此才能把握它发展的趋势。早期风险投资很难列出来具体的决策条例,当然我自己可以有判断,比如说创始人离职了,这肯定不行,这说明人肯定是有问题的。再比如创业的技术被别人的技术覆盖掉了,除此之外当然还包括日常中对人的管理,对技术的管理等等。太量化就有可能扼杀住创新。

A: 你觉得目前的创业环境是怎样的?

Q:我认为总体上创业环境是好的。因为很多方面都在支持创业的环境嘛。第一是高校支持,我原来读大学的时候去创业可能是要开除你的,但现在反过来鼓励你了。第二是政府支持创业,双创的概念提出来后,各地政府也积极响应了。但还是要聚焦创业能够成功的条件,意思就是说虽然大环境是好的,但它不一定能产生好的创新要素。创新要素来源于三个方面,第一是创新型的人才要素,高校要开放并且能够融合人才。第二个是政府和社会对创业创新的宽容性,对失败要包容。第三是大型企业对创新和创业要接纳和支持,比如原来很多互联网大企业看到创业都会扼杀它,现在要改为支持。支持就是投资,给予产业的链结,只有整个环境都链结起来,这才是好的创新和创业的环境。但是对于创业者而言,他们不能要求更多,只要有一点曙光,真正的创业者都会奔着这个曙光去奋斗的。

Q:您也是创业出身的,您觉得当初创业的环境跟现在有什么不同?

A:我创业的时候,创业环境正在往好的交接点。但其实,一个真正的创业者从来不会去抱怨环境不好,真正的创业者会在环境还不够好的情况下改变环境。这是一个真正创业者的魅力跟影响力。我那个时候还是比较庆幸的,因为我的大学给了我宽容。环境在变好,机会也越来越多。但是也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伪创业。意思就是,很多创业者并不是找到了创业的几个核心要点,比如说,我是一个技术型公司,这个技术是否能够解决新的问题。他(她)没有真正找到创业的源泉和动力。只是觉得想创业了,为了创业而创业,没有真正解决社会真正存在的问题和痛点。另外,有一部分人是为了创业而创业,有一部分人是糊里糊涂地创了业。我觉得这类创业者可能会面临更多的挫折,或者更容易放弃。但我同时认为,这类人还是不错的,他(她)毕竟想通过自己劳动去参与这个东西,只是他(她)要找到发展的核心能力,我觉得这只是一个过程。

Q:你对创业者有什么建议吗?

A:大家一定要理解就是,创业本身是一件艰难的事情。成功的创业是比较少数的,大家一定要接受这个事实。创业现在失败的也很多,感觉创业挺悲壮的一个事情,但希望大家去享受这个过程,真正的创业是精神和身体上的一种愉悦,痛并快乐着的这种感觉。大家不要有一种创业是很压抑的心态,不一定我们一定要创造多大的财富,创造多大的成功才是创业。我觉得大家应该去享受,创业创新给社会带来的变化。在这个变化过程中,我得到了资本,得到了社会的认可,然后我的成功是分阶段的。要这样一种心态才可能走到创业的最后。

Q:好的创业项目具备哪些要素?

A:其实还是刚刚说的,一个真正的创业者,是内动力是有梦想、有理想、能坚持住的一个人。他必须像西天取经一样,能熬过九九八十一难,这是从人的角度来考虑。第二个从技术层面来考虑,就是说,创业者要具备提升、解决问题的能力、方法、工具。第三个就是,创业者能够带动身边的伙伴,为同一个梦想,同一个目标去努力。这是非常重要的几个点。但我觉得,现在创业还不是最热的时候。

Q:是过去了还是还没到?

A:创业还可以更热一点。但是大家对创业赋予的期待值太高了。比如说,做一个小的事情也是很好的,当你能够改变身边的环境,能够提高社会效率的时候。大家为什么觉得创业有泡沫?因为很多创业不是真正的创业,而是通过这个模式去忽悠投资人的钱。现在很多创业者是为了拿钱而去创业的。我觉得还是要基于本质解决社会存在的问题。不管是创新也好,还是改革,都是这样。

Q:您刚从美国硅谷飞回国内,您观察到国外的创业氛围跟国内的有什么不同?

    本文二维码: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