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文章

【2017年取消中考】缩短学制、取消中考,让孩子少上两年学是可行的

2017-08-11 00:00:00  校园生活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在全国“两会”上,作家莫言提出了缩短教育学制的建议,本文作者从人的创造力黄金期、升学考试造成的“学习空转期”、课程难度、学校洗牌等多个角度分析了此建议的可行性和必要性。


……………………………………


在全国“两会”上,作家莫言提出了缩短教育学制的建议,引起人们的关注。莫言建议将现在中小学12年的学制改为10年,“缩短两年内容也都可以学完”。他认为,减少的两年学制也可以省掉了小升初和中考,10年直接学下来,每年两次期末考试。


事实上,缩短学制的看法在教育界也不断有过讨论,很多学者也觉得目前的学制太长了些。小学6年,初中3年,高中3年,大学本科4年,专科3年,硕士研究生3年,博士研究生3年。一个孩子顺利完整地读完博士,年龄也就30岁了,中间若再有复读或工作的因素,一般读完博士都要35岁左右。很多读完博士的学生都有年岁不饶人的紧迫感,他们因为要刻苦读书,不断忙于备考和写论文,往往没有更多时间用于恋爱和婚姻,等毕业了工作了再成家养育孩子,就40岁过去了,精力也渐渐不济了。这也是造成社会上戏称的第三种性别的“女博士”婚恋老大难问题。


谁说科研人才不是吃“青春饭”的?国内外很多的统计资料都表明,25 —45 岁之间是科技人才实现创造性突破的最佳年龄段,也被称为创造性表现的黄金期,一般峰值年龄为 37 岁。事实上,世界上有影响的科学家往往在30岁左右就完成了他们的代表性科学成就。这个时期的年轻人不仅精力旺盛,年富力强,而且想象力丰富,敢于突破,富于创造力。然而,我们的人才却几乎都在博士毕业不久就要过了创造力旺盛的时期。这是非常可惜的。


在现行的学校学制基础上适当进行缩短,事实上也是可行的。


小学完全可以从6年缩短为5年,在有些地区的部分小学也有实行5年学制的,据说没有太大影响,记得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们读书时就是5年学制。事实上,今天的孩子在身体和智力发育上,都要远优于二三十年前的孩子。


初中和高中目前是各3年,完全可以将初中高中整合,从6年缩为5年,使“中学”这一名词实至名归。其实,因为中考和高考的考试因素,初三学生和高三学生事实上都处于复习和模拟考试的“学习空转期”。如果初中高中合一,取消其间的中考,这样节省出一年,完全没问题。


当然,这里有三个现实问题,一是初中校与高中的重新布局调整和课程调整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其间的职业高中的学生分流问题。但这两个问题是可以逐步得到克服和解决的。


第三个现实问题是,初中属于义务教育阶段,而高中不是,整合后义务教育问题怎么办?事实上,高中在大学与基础教育阶段之间很尴尬,因此高中阶段的贫困学生得不到很好的帮助,在农村教育中也往往高中学生流失最多。因此国家完全可以考虑高中阶段实现义务教育,特别是在薄弱地区。考虑到我们的劳动力文化水平急需得到提高以适应新形势下的劳动就业,中学整合后共5年,实际上多解决了两年的义务教育问题,压力小很多,相对高中3年应该更容易解决一些。


事实上,学制问题也许并不是本质问题,本质问题是适应社会发展的学习内容与学生的接受能力之间的磨合问题。但是,学制问题作为教育组织性的结构问题,对学习内容的科学安排是非常重要的。


多说几句,大学可以维持学制不变。但是大学的宽进严出应该是以后的趋势,实行严格学分制,修满课程学分的即可毕业,对于学业成绩优秀的大学生来说不一定要完整地熬完4年才可毕业,或许两三年修完课程学分即可毕业,有的学生则要四五年甚至更长一些才能修完。这样宽进严出能够保证大学的培养质量,同时让那些优秀人才尽快读完大学继续攻读研究生学业,这样就进一步缩短了优秀人才的学校学习时间,而不必不分能力素质的优劣而一刀切毕业。


这样下来,19岁即可大学毕业了,这样,青年人可以有相对更充裕的时间去适应社会,适应工作,有更多时间去考虑恋爱和结婚生孩子等这些人生重要的事情。


再多说几句,在研究生阶段,硕博连读的专业可以适当增加,研究生选拔考试的改革也需要加强。通过中小学学制缩短2年,以及大学宽进严出状况下部分优秀学生可提前一年多毕业,对于那些优秀人才来说可以减少3年以上,博士毕业二十四五岁成为比较常见的情况,让他们一毕业就赶上创造力活跃期,这是非常令人可喜的。


话说回来,中学阶段取消了中考,这让学校、家长和学生减少了折腾,节省的社会资源、时间和精力是巨大的。


同时,探索中小学学校一体化也是非常必要的,如果一个孩子进入一所学校,即可以完成小学、初中、高中的学业,让孩子的学习中间不受各种人为的打断,学校也可以更从容地安排和研发课程,家长也不必再耗费精力在孩子各级考试即择校这些事上,这将是一举多赢的事情。事实上,由北京十一学校与山东青岛教育局合作的2017年秋将正式开学的青岛中学(含青岛实验学校),除了探索建设为国内第一所非公非私的“独立学校”之外,他们还准备从学前一年至高中毕业的K-13一体化模式,这样学生和家长更可省去小升初和中考的折腾了。这样的学校探索应该得到鼓励和支持。


有人会觉得,没有触动高考的学制改革不会有什么本质变化。事实上,学制改革对中学教育是一次难得的洗牌机会。薄弱初中和优质高中合到一起或许就会产生化学反应,而中考这种过渡性的促进了优质高中垄断的考试,取消掉之后对中学既有格局会有所改变,同时对高考会有一定的影响。5年的中学课程结构的改变,应该对高考有自下而上触动的机会。如果触动微弱,至少取消中考让中学教育得以喘息之机,这也是好的。


有人会认为,我们的课程越来越难,缩短学制是否会让学生难以承受?事实上,课程越来越难是很大一方面是因为考试甄别选拔造成的水涨船高,竞争加大促成了拔苗助长现象,因此很多国人会沾沾自喜于中国基础教育学习内容难度远高于国外基础教育,没有考虑到孩子们的智力和心理发展的规律。此外,中国学生重视书面理论学习,重视刷题刷成绩,而动手探索的能力大大不足,这是教育应该考虑的问题。近年来教育部门开始关注学生核心素养的研究,这是很值得关注的,知识累积性地灌输肯定走不远了,那么孩子在各方面主要要掌握的基本技能和核心素养到底应该是有哪些,确实该静下来认真思考了。


总之,学制缩短、减少考试是可行的,在此基础上,将其当做一个重新梳理课程和明确培养核心素养的机会,是值得试一试的。可能既是一个教育减负的机会,也是一个增质促改的教育时机。



    本文二维码: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