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校园新闻

《新闻1+1》:南昌聋哑康复学校,为何能“虐童”?

2017-08-03 00:00:00  校园生活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央视网消息(新闻1+1):打头、扇耳光、用脚踹,他们是聋哑儿童,父母花钱是让孩子们进行语言康复训练的。这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聋哑儿童语言康复机构?停业整顿、进行调查。《新闻1+1》今日关注:南昌希望言语康复语训中心 虐童事件 。

观众朋友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昨天有一个节日可能被大家忽略了,就是 世界儿童日 。这是联合国规定的每年四月份的第3个星期天,之所以要有 世界儿童日 ,当然意在提高大家对儿童的重视,对儿童安全的重视,尤其是对残障儿童的保护和关爱,更应该细致周到。但是,这两天却有一个伤害儿童的事件被媒体关注,而且还是聋哑儿童,我们先来看一组照片。

因为不想再过于强调这种让人心里非常难受的画面,我们对画面做了处理。

第一张,是一名老师在删孩子耳光。

第二张,是一名老师在使劲摇晃孩子,因为我们截取的是一个固定画面,视频中这个摇晃的动作很激烈。

除了这两个之外,类似的行为还有很多。照片中的行为,发生在南昌的一所名为 南昌希望言语康复语训部 的康复机构里。

原本应该是为孩子进行言语康复训练的,结果却变成了辱骂、殴打,而且更重要的是,与普通学校发生类似情况相比,不当行为可能会给原本需要康复的孩子带去的危害更大。

好了,这究竟是一所怎样的学校?是谁允许这样的学校存在?我们聋哑儿童真正的康复,又该怎么办?先去看看事情的最新进展。

曝光之后

位于南昌市经济开发区下罗新村农民公寓的深处,正处于舆论漩涡中的这家 南昌希望言语康复语训部 ,外表看起来并不起眼。因为虐童事件被曝光,它已经被停业整顿。但是今天记者看到,小院里仍有孩子和老师的身影。

【电话采访】央视记者王舒畅:有一些老师拘留,院长配合调查,有一些孩子家住外地,家长还没来得及接走,或者想留下来的残联也在帮着联系其他机构。

在当地记者的暗访报道中,这家专门接收聋哑儿童进行言语康复的机构,对孩子的康复训练方式,让人有些匪夷所思。

爆料人:当时跟院长谈的时候,院长说到管教孩子这一方面的时候,她说千万不能碰小孩的头,因为耳蜗是做了手术的。

吴院长南昌希望言语康复语训中心:对,可以抽,但是你一定不能打头,因为头里面有机器。

为了搞清真相,当地记者,是以应聘工作的名义进入到这家机构的。

然而,在接下来的暗访中,这里的教育方式,似乎并不是像这位吴院长所说。猛摇身体、打头、扇耳光,把孩子强按在厕所里,言语威胁如孩子拉到裤子里就让他吃掉,这是记者在报道中为观众呈现的场景。

芦老师:又把冒险衣脱掉了,穿半天,你干什么。

记者看到,这个挨打的孩子只有两岁,旁边的老师却毫无反应。

姚老师:刚开始来肯定会觉得打得好残忍,也不是无理取闹,看他不顺眼就打他,其实是为了他不会发音哭出来,声音就大一点。

陈老师:你在一楼打人的话,要瞄一下窗外有没有人经过,没人的话,你再去弄他,因为你惩罚他是对他好。

这到底在进行什么样的康复训练?而对孩子的伤害,还包括语言暴力。

严老师:没有脑袋的是吧,这么笨啊现在。

院长弟媳:骂她猪头,猪头,笨蛋,笨死了。关灯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没我厉害,我最棒,你最笨,猪头。

这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康复机构?媒体报道,迅疾引发社会各界关注。昨天,南昌市残疾人联合会在官方微博发出通报,向各方表示诚恳道歉,并表示绝不容忍这种事情发生。第一时间成立调查组,对机构进行停业整顿、对相关负责人进行追责处理。今天,南昌市残疾人联合会的工作人员,进一步介绍了该事件的进展。

南昌市残疾人联合会工作人员介绍被曝光之后,也已经要求停业整顿。涉事老师现状。

几天来,已经有家长打算走司法途径,要求该赔偿,或者退还学费,同时也有家长怀疑该机构的资质。据了解,目前属地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南昌市残联也表示,整个事件的处理将公开、透明,调查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康复学校 虐童 ,问号待解

媒体报道之后,当地的行动也的确很快,学校停业了,但今天学校还有几个没有被家长接走的孩子,因为家长在外地,还没有来得及接;视频里出现的对孩子有殴打行为的老师,也已经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了,有关部门也开始着手找专业人士对孩子进行心理疏导,但是要知道,这家康复机构已经存在了十几年的时间,如果不是一个已经辞职的老师进行举报,如果不是媒体拍到了这样的画面,上面这些行为,会以怎样的方式被发现呢?相关部门主动的监管不知道在哪儿。

事情已经被曝光两天,尽管当地残联发了一个声明,但大家还是有很多疑问,我们来看一下。

相关行为究竟存在了多长时间?

涉事老师有没有经过相关培训,并获得资质证书?

该机构2010年合法转正时的程序是怎样的?

当地残联有没有相关日常检查监督?

第一,相关行为究竟存在了多长时间了?这家机构已经存在了至少十几年的时间了,问题则是刚刚被暴露。

第二,康复机构的老师,势必需要专业的聋哑儿童康复知识,这是与普通幼儿园最大的不同之处。那么这里的老师有吗?暗访记者说他用个身份证复印件就能去上班了。

第三,之前社会还不支持民办机构办康复培训,2010年的时候,这个学校才转正,但是证给发了,相关的资质审核是怎样进行的?

第四,合法之后的日常检查监督有没有?

当然除此之外,媒体的报道中,也提到了和这些问题相比起来不那么重要的问题,但同样也值得注意,比如说:

学生饭菜营养问题。

基础设施不安全等等。因为灭火器随意摆放还有用过的蜡烛。

所有的问题,其实都是一家应该专业的结构,管理方式不合规范的问题。

好了,在记者暗访的视频中,听里面的老师说,打孩子是为了让聋哑孩子发声,这样的说让很多人觉得非常诧异。但还是要请教一位专业人士,她是中国听力语言康复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龙墨。

【电话连线】中国听力语言康复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龙墨

1、龙主任,一个专业的问题,我们对于聋哑孩子的康复,真的需要用 哭 、或者说用刺激的方式,去锻炼他的发声吗?

2、对于做聋哑儿童康复的这种机构,我们最基本的一个资质要求是什么?

3、发生在南昌这个聋哑儿童康复机构的行为,与正常孩子受到这种行为对待相比,是不是受的伤害会更大?

好了,接下来,我们要去看一看,这究竟是一所怎样的学校,它原本应该有怎样的监管?

这样的康复机构,真的能助孩子康复吗?

南昌希望言语康复语训中心吴希希: 提起这件事情我就特别难受,我们也是受害者。他(记者)在这里待了十多天,那么多爱心温暖的画面他不拍,他就专门挑很刺眼的那些拍博眼球。就是(涉事老师)有些时候,教学上情绪一下子失控,可能一下子犯这种错。

我们也是受害者! 记者报道博眼球!就是这番言论,成为几天来媒体公众放大解读的声音。昨天下午,记者再次前往该康复机构,采访了这位 感到委屈 的负责人。

南昌希望言语康复语训中心工作人员

而不管怎样,现在我们更为关注的是这到底是一家怎样的机构?它又是否能承担聋哑儿童康复的职责呢?

记者调查发现,这家机构位于南昌市昌北蛟桥镇下罗新村B区,这里位于城区的边缘,属于城中村改造项目。而这栋四层民房,就是学校租用的校舍。

记者今天在某招聘网站,看到这家机构的招聘启事,其中提及: 有没有工作经验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有一颗爱心,责任心,耐心。 那么,对于真正要从事特教工作的教师来说,又到底需要经过怎样的程序有着怎样的要求呢?

【电话采访】特殊教育学校校长袁敬华介绍需要很多上岗证

袁敬华,在聋儿康复训练方面有着20多年的一线经验。同南昌这所机构一样,她的工作内容之一,也是参与到残联的聋儿康复救助项目,帮助6岁以下的听力残障儿童接受康复训练。

【电话采访】特殊教育学校校长袁敬华:一个小朋友,至少9个月。需要非常专业的训练,每个小朋友有单独的 个性课 训练,需要的课程有感受统合,发音模仿 环境必须非常安静,因为这些小朋友很脆弱。需要特别耐心,都是一对一的,有非常多的肢体接触,比如摸一下发音是不是准,摸一摸老师的声带,非常亲密的肢体交流。

记者翻阅2009年9月,《江西日报》一篇对于这所机构的报道《爱心聋儿康复学校盼合法身份》。其中写道,因为是 黑户 ,数年来,希望言语康复语训中心从上饶迁到南昌,从青云谱搬到昌北,校舍不固定,几乎每两年都要搬一次家,影响孩子学习;因为是 黑户 ,许多国家的优惠政策享受不到,本是公益事业却得按商业用水用电核算,慈善机构或个人想捐款捐物,却因没有注册也难以享受;因为是 黑户 ,中心规模一直做不大,无法得到满足聋儿康复的需要。而一年之后,该校另外一则招聘启事显示,2010年经南昌市残联批准,机构已经正式拥有了合法手续。

我们不清楚,这家民办机构的 转正 到底经过了怎样的程序,我们好奇的是,好不容易转正,有了合法身份为何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康复学校 虐童 ,谁在监管?

校长一直在委屈,觉得自己平时对孩子很好,觉得记者那么多温馨的场面不报道,只报道 博眼球 的画面,但是校长恐怕忘了一个事实是,记者拍到的画面里的行为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对于需要康复的孩子来说,尤其是这么小的孩子,这种殴打的行为哪怕只有一次,恐怕也是不允许的吧。我们来看一下这个学校的大概情况。

【PPT】南昌希望言语康复语训中心

所处位置:南昌市昌北蛟桥镇下罗新村B区

规模情况:四层民房

开办时间:2001年,2010年 转正

收费标准:全托:28000/年

日托18000/年

这个康复中心的位置,位于城区的边缘,属于城中村改造项目,房租较为便宜。2001年的时候,开始创办,2003年的时候,南昌希望言语听力康复中心经南昌市残联批准成立,并由江西知音听力连锁服务中心提供技术支持,是一所专业从事听力障碍儿童听觉言语康复训练机构。而2010年的转正,说的是被南昌市残联纳入为下属南昌聋儿语训康复训练专业机构。再看他的收费,其实在当地看来,是挺高的。

好了,这样一个在残联下属的康复机构,该由谁来管,又该怎么管。我们接下来要连线一位专家,她是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童小军。

【电话连线】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童小军

1、童所长,首先想问您,现在视频中有殴打行为的老师已经被公安机关带走了,他们的行为是否违法?

2、在此次事件中,老师、校长、机构方、相关管理方,都各自承担着怎样的责任?

3、童所长,此次事件中,在您看来,反映出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好了,相关的责任人要处理,很多后续的工作都要去做,这样的一件事情,究竟能给我们提一个怎样的醒?我们该怎么补上漏洞?继续往下看。

南昌希望言语康复语训中心,它的收费并不低,日托生每月1800元,全年1万8千元,全托生每月3千元,全年收费2万8千元。

在这个康复机构的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上,业务范围一栏写的是,语言康复;而业务主管单位,是南昌市残联。那么,怎么理解两者的关系?而对于媒体曝光的行为,主管单位又是否知情呢?

南昌市残疾人联合会党组书记余颖:它就是一个社会机构,它承担残联的,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那么这么一个社会机构,我们只是对他有一个,这个指导和购买服务的关系,不是我们(负责),至少民政部门对这个机构是有(责任的),它是一个社会机构。

(记者:那我们是他们的主管部门,我们日常的监管需要有那些。)

余颖:我已经回答的这个差不多了,我真的

事实上,这名残联负责人所说的政府购买服务,指的是南昌市残联向事发的南昌希望言语康复语训中心,为每个孩子每个月支付1000元的补贴。也就是说,每年1万8千元的学费,孩子家长只需支付6000元即可。而这项政策,也是中国残联在2013年就明确要求的。

2013年,中国残联向全国各级残联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听力语言康复工作的意见》,其中提到: 鼓励、支持社会力量兴办听力语言康复机构。将符合条件的民办听力语言康复机构纳入政府救助项目定点范围,给予同等待遇。采取奖励、补助等方式支持民办听力语言康复机构建设、发展。 这一条,南昌市残联做到了。但是,《意见》中还提到: 各级残联康复部是听力语言康复工作的业务主管部门,应积极做好听力语言康复工作的统筹协调和管理,加强对所属听力语言康复机构的业务指导。 这一条要求,南昌市残联不知道有没有做到。

记者:我们既然购买服务的话,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购买一个部门的一个机构的服务,我们怎样来进行选择,考量的这些指标是什么?

南昌市残联负责人:(摆手拒绝回答问题)

我国是世界上听力障碍儿童最多的国家之一。全国有2780万听力障碍残疾人,而每年因遗传、药物中毒和意外伤害等原因还会新产生2.3万名听力障碍儿童。也正因此,

为了帮助听障儿童,我国在1993年就推出了 聋儿康复项目 ,财政投入也在不断加强。

中国聋儿康复研究中心项目管理处处长周丽君:国家对这个项目每年都投入很大,从最早的( 十五 期间)4000多万,到 十二五 期间的20亿元。

但对于存在听力障碍的孩子来说,0至6岁是孩子语言能力发展的黄金时期,除了资金的扶持之外,更为关键的是植入耳蜗和康复的时机。但是,对于南昌希望言语康复语训中心里的孩子们来说,他们的康复黄金期,应该这样度过吗?

康复学校 虐童 ,如何补漏洞?

最近几年来,对于聋哑儿童的康复,总体方向是支持社会机构积极参与进来的,这其实是社会福利的一部分,但是当社会机构参与进来之后,怎么监管,怎么保证质量是一个大问题,不能说只是给钱了事。这就像社会办养老是一样的,之前我们做上海社会养老的时候,相关负责人就说最大的难题不是钱,而是质量和监管。

那么,社会康复机构怎么监管,我们继续连线专家。

【电话连线】中国

《新闻1 1》:南昌聋哑康复学校,为何能“虐童”?

青年政治学院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童小军

1、童所长,事情发生之后,相关管理部门还觉得挺为难,还不想关掉这样的机构,您怎么看这样一个现状?

2、为什么不能有有效的监管,是缺人?还是缺钱?还是缺别的什么?

3、童所长,如果真的能让管理部门重视监管和康复质量,把好每一道关,您觉得做哪件事是最重要的?

【结语】

我们希望,这起事件能有一个彻底的调查,该承担责任的人要让他负责,违法违规的人,要让他承担法律责任,我们当然更希望,这件事的发生,能让我们不上民办康复机构这个监管的漏洞。

在节目的最后,我想起了倪萍在《姥姥语录》这本书上提到的一个细节,有人问姥姥: 那么多孩子,你喜欢哪一个? 姥姥的回答是: 谁缺喜欢,我喜欢谁! 太棒了!这些残障的孩子可能是缺喜欢的,那么我们对他们的喜欢和温度应该加倍才对,不是吗?

    本文二维码: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